中新網10月29日電 據外媒報道,德國總理對美國國家安全局(簡稱NSA)監聽其手機的憤怒抗議,以及NSA收集數百萬法國公民的數據引起的軒然大波。但報道指出,各國之間在過去幾個世紀里一直如此行事,數碼時代只不過提高了相關的能力而已。此次,歐洲也不再容忍美國作為,開始採取實際手段。
  與此同時,歐洲和其他大國擁有了複製NSA技術的能力。情報官員表示,法國長期以來一直被認為是竊取工業機密和知識產權的能手之一,雖然在最近幾年,有被趕超的跡象。俄羅斯人在情報領域以對具體通訊目標緩慢滲透而聞名。
  這些官員們說,以色列人因為與美國在重大情報目標上的合作而聞名,目標主要是伊朗。同時,以色列還結合了傳統的間諜和複雜的電子技術,來破解華盛頓的內部討論內容。
  德國總理安格拉·默克爾24日在布魯塞爾面對記者揮舞著一款新的加密手機——顯示她找到了挫敗NSA的方法,儘管這來的有點晚。而早在這之前,美國總統奧巴馬就已經知道了國家首腦是多麼容易成為各種間諜活動的目標。
  儘管以“人人都在搞間諜活動”的理由來為最新的監控醜聞開脫很容易,美國的官員現在承認,NSA的項目在歐洲引起的強烈反應——既包括公眾的憤怒,也包括默克爾以及法國總統弗朗索瓦·奧朗德的更為精心準備的政治回應——所引發的外交和經濟方面的影響可能比他們最初想象的更加廣泛。
  在華盛頓,上述反應已經激起了是否現在應該對NSA加以約束的討論。奧巴馬已暗示,NSA的能力擴張速度超過了其判斷力的增速。現在有兩組人在研究NSA的活動:一組在國家安全委員會內部,另一組是外部的顧問。一名官員說,總統幾乎告訴了默克爾,我們沒有控制好平衡。
  經常與奧巴馬討論情報問題的一名前高級官員25日說,“當然了,人人都搞間諜活動,但NSA不能總是用這個理由。奧巴馬在公開場合和私下裡都說過,僅僅是因為我們能做某事,不意味著我們就應該做這件事。但是在這句話從口號變成政策的過程中,每個人的動作都過於緩慢。”
  聯合國的外交人員25日表示,德國和巴西正在起草一份聯大決議,尋求加強互聯網隱私的保護。他們說這個計劃開始於今夏,因為最近披露的美國竊聽醜聞而加快了步伐。下個月將出現一份正式決議以供審議,這將是國際上針對NSA間諜活動的首次協調回應。
  默克爾和奧朗德25日提出,要求美國開啟關於限制監控活動的“行為準則”的談判。在歐洲,人們覺得,持續曝光的醜聞將讓他們獲得優勢。默克爾反覆強調,美國人必須“恢覆信任”。為了做到這一點,法國和德國人打算尋求以某種程度加入美國情報盟友的內部圈子中,或至少是建立更深層次的情報聯盟。
  目前,這個名叫“五隻眼”(Five Eyes)的內部圈子包括美國及其四個英語國家伙伴:英國、加拿大、澳大利亞和新西蘭。這些伙伴們同意彼此之間不實施間諜活動,並且分享美國許多最深層次的情報機密。前NSA合同工愛德華·J·斯諾登公開的大批高度保密的文件也披露了這一點。
  但是歐洲的要求可能不僅限於與美國建立更強大的間諜伙伴關係。歐盟想讓美國公司,主要是谷歌(Google)和雅虎(Yahoo)這樣的互聯網巨頭,在根據美國的法庭命令提供歐洲公民的信息、電子郵件或搜索歷史之前,首先獲得歐洲官員的批准。如果它們不能同意這些規定,歐盟將會對這些科技公司處以巨額罰金,這意味著這些公司將會在兩個“主人”和若干個法律體系之間腹背受敵。
  這種要求在冷戰期間是難以想象的。當時,歐洲國家面對蘇聯,要依賴美國的保護,因而美國的間諜活動和一手遮天的作風得到了容忍。
  美國對外關係委員會主席理查德·N·哈斯(Richard N.Haass)說,“當時我們有更多餘地。”在柏林牆倒塌之後,哈斯曾在多位美國總統手下從事有關歐洲一體化的外交工作。他說,“這都是歐洲國家疏遠美國人的更大趨勢的一部分”,因為傳統的盟友不能就間諜活動以及互聯網治理的規則達成一致。
  從這個角度來看,竊聽默克爾的電話似乎是上一個時代遺留下來的產物。竊聽行動事實上似乎從大約10年前前總統小布什主政期間就開始了。然而,目前仍不清楚布什政府監聽她的手機動機何在——她似乎有至少兩部手機,而監聽的目標似乎是她的私人手機——以及為什麼奧巴馬似乎在他的任期已經進入第五年時還不知道這一情況(奧巴馬的國家安全顧問蘇珊·E·賴斯向德國總理保證,總統對此事一無所知,雖然她同時拒絕證實存在監聽的情況)。
  和其前任一樣,奧巴馬認為美國監聽電話、入侵電腦只是為了保護世界,不是為了獲得商業上的利益。但是美國政府沒人承認NSA一直在對默克爾、墨西哥總統或者巴西人從事間諜活動,更沒有解釋原因。有一點是顯而易見的:NSA有關“冷戰時期”的理由,即人人都在搞間諜活動,似乎不太可能服眾。  (原標題:美國監聽藉口難服眾 歐洲回應著手協調方式)
創作者介紹

素食吃到飽

lm44lmood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